河北融投危机未了

持续了近一年时间的河北融投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河北融投”)违约风暴依旧未完待续。

2015年,部分先知先觉的强势金融机构由于提早介入,河北融投多方筹措后兑现了投资者的本金,而后来者,只能等待河北融投的进一步风险处置方案。近日,多位投资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其通过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购买的“前海金鹰·融投流动资产质押贷款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称“该资管计划”)在分配了两期利息后就陷入兑付危机。

根据该资管计划的产品合同,该资管计划规模3亿元,管理人为深圳前海金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金鹰”),前海金鹰正是金鹰基金的全资子公司,资金投向是委托平安银行向河北融投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河北融投创投”)发放贷款,补充流动资金,河北融投创投是河北融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河北融投控股”)和河北融投的共同持股公司。

  被指多处瑕疵

前海金鹰官网显示,该资管计划分两期发行,其中,“第1号-1”于2014年4月4日成立,“第1号-2”于2014年4月25日成立。期限均为18个月,总规模约3亿元人民币。每半年付息一次,年化收益率从每年11%~12%不等。

投资人张先生告诉本报记者,他是通过北京一家第三方机构购买的该产品,投资金额300万元。“2014年6月21日收到过一次利息,当年12月21日收到过一次利息,此后,再也没有收到过利息。”他说。

张先生提供的合同文件显示,该资管计划主要的风控措施包括两方面,一是河北融投创投将流动资产质押给平安银行,质押率不超过50%;二是河北融投为河北融投创投的贷款本息提供不可撤销的先行代偿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那么,河北融投创投的流动资产具体是什么?

本报记者从相关渠道拿到一份带有金鹰基金LOGO的《前海金鹰·融投流动资产质押贷款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可行性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12月底,河北融投创投的流动资产约为亿元,主要为河北融投创投对工商企业的短期委托贷款,贷款年利率为18%或20%。但前海金鹰对本报记者表示,并不存在该份材料。

该资产计划2015年一季度报显示,由于计划项下所质押的流动资产包贷款到期,所以进行了置换,置换后的资产包包括瀚源商贸、河北洋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石家庄盛事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委托贷款。

“在质押的流动资产包到期之前,我们一直不知道原来质押的资产包里面有什么资产。”投资人陈小姐对本报记者说。此外,多位投资者也证实,在购买产品之前,他们并不知晓河北融投创投质押给平安银行的流动资产包究竟包括哪些资产。

对此,前海金鹰不置可否,仅表示:“根据与融资方的协议约定,在质押的应收账款到期而资管计划委托贷款尚未到期时,融资方有权置换已到期的质押应收账款。”

而被置换后的资产包内,投资人也认为其“具有显著风险”。《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现,河北洋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3300万元,但获得了1年期3.1亿元的委托贷款;而获得1年期1亿元委托贷款的石家庄盛事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仅为300万元。“经我司调查核实,作为资管计划质押物的应收账款系真实、合法存续的债权,并已由受托银行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办理了质押登记,手续合法合规。据河北融投创投负责人介绍,现阶段三笔已质押委托贷款尚未收回。”前海金鹰回复本报记者称。

陈小姐也认为,前海金鹰在产品销售过程中,过度强调与越秀集团之间的关系,“有意误导投资人”。在她提供给本报记者的多份第三方宣传资料中,越秀集团的身影也闪现其中。

对此,前海金鹰回复本报记者称:“该资管计划的推介材料为《投资说明书》,从未以越秀集团或其他公司作为产品推介的信用背书。”

但本报记者也发现,在该资管计划自成立以来的季度报告中,一直强调“管理人是金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是越秀集团金融发展战略的组成部分。越秀集团是广州市最大的国有企业集团,拥有资产超过2000亿元。”

而直到2015年的三季度报,才将上述表述改为“管理人是金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金鹰基金注册资本万元,股东包括广州证券、广州白云山医药等,其中,广州证券为第一大股东,占股49%,而广州证券是广州越秀金控的核心主体,越秀金控则是广州市资产规模最大的国有企业越秀集团在国内金融产业的持股平台。

  前海金鹰被指危机中未尽“受托管理人”责任

就在该资管计划一季度报披露的前一个月,随着平安信托的一封告知函,河北融投违约风暴正式席卷整个金融圈,2015年3月,平安信托在官网发布《平安财富·汇利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告知函》,称河北融投股东河北融投控股因国资整合事宜在河北省国资委的主导下由河北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托管,融资方和河北融投将无法按期履约。此后,陆续有信托、券商、基金子公司、私募、P2P平台爆雷。

前海金鹰在一季度报中也表示,管理人成立了专项小组,与河北融投创投、河北融投沟通交涉,并发函问询,河北融投创投复函称:“我公司未接到关于‘托管’的正式文件。待相关事宜有进一步进展或确切消息后,我公司会及时告知。”

事实上,此时,河北融投、河北融投控股正在疲于应对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家金融机构,谁能抢到有价值的资产,就要看各家的本事了。

2015年6月,平安信托公告称,“汇利8号信托计划”因融资方河北融投无法按期履约而被迫延期。为保护受益人权益,平安信托于6月28日对“汇利8号”进行清算,受益人投资本金及清算期间收益在清算完成后已分配至受益人账户。

投资人认为,相比平安信托,前海金鹰明显“沟通不力”。根据前海金鹰官网公告,自2015年4月以来,前海金鹰几乎每个月发布一次告知函,但显然一直“被忽悠”,“其间得到融资方管理层多次关于利息可以按期足额支付的口头承诺”,直到8月份,前海金鹰向广东省高院申请财产保全,并向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

去年10月24日告知函显示,广东省高院已经查封河北融投创投和河北融投账面金额为亿元的资产,但问题是,查封到的资产多数为轮候查封或冻结,实际价值和将来可执行价值难确定。

  违约风暴如何收尾

2015年9月9日,河北省国资委召开河北融投项目风险化解整体方案情况说明会,发布《河北融投担保集团风险处置工作方案》,会上提出了“风险化解责任落实在项目所在地政府,成立再担保等四个平台公司,引入社会资本”等思路,但该方案偏原则性,如何落实在具体项目上依旧待解。

截至2015年底,河北省再担保有限公司已经于11月30日成立,初期注册资本8.75亿元,2016年拟增加到10亿元。另外,具有特殊资产经营牌照的地方AMC——河北省资产管理公司也已经成立。

前海金鹰2015年12月28日告知函也透露了最新的进展,河北融投控股继续由河北建设投资集团托管,四个平台中的另外两家平台:河北省城镇化投资公司和政府引导基金在推进中。

(责任编辑:)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